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贵阳新闻网 > 科技知识 > > 正文

文学终究是世道人心最真的温暖

2019年08月14日 18:23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美的电器股票,新绝代双骄2攻略,亚马逊中国客服电话

> 人物名片 彭澎,贵州省毕节市人。著有诗集《你的右手我的左手》及《西南以西》,散文集《酒中舍曲》,长篇纪实散文《澜沧江边的百年家族》、评论集《西黔诗话:黔西北八〇后诗人群像》等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,《高原》文学双月刊主编。

> 彭澎著述书封。

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郑文丰 文/图

从黔西北走出的作家们,常说这么一句话:“毕节的新生代作家,多是从《高原》登场,在省内国内一展身手,然后在《黔西北文学》《西黔诗话》中留下一席之地的。”后来发现,不论是文学双月刊《高原》、多卷本的《黔西北文学》,还是点评34位黔西北青年诗人的《西黔诗话》,都和诗人、作家彭澎有关。

二〇〇四年,彭澎开始负责《高原》文学双月刊,常设栏目“黔地作家”,推出了近两百名贵州知名作家或准知名作家;有那么四、五回,《高原》还与周边川滇黔的兄弟期刊联袂推出“青年作家小辑”,不仅是毕节地区,目前省内一些有影响力的青年作家,当真是从《高原》登场走出来的;《黔西北文学》是毕节本土第一个文学合集,计划出版五部,目前已推出诗歌、散文卷;至于《西黔诗话》,则与当地报社合作推介毕节大地的青年作者,涵盖了诗歌、小说、散文、评论等多个范畴,彭澎负责诗人、诗歌评论部分,最终结集成册。

这些,都是彭澎多年来在构建黔西北文学谱系所作的努力。最近,他还集中毕节市七星关区小吉场镇青年作家的力量,主编出版了纯文学读本《文学里的吉场》,该书在各省、市、自治区图书馆,以及全国著名大学图书馆均有收藏。以一个乡镇的文学力量,推出这样一部质量上好的青年作家文集,在国内都属“开先河”。

而作为一位诗人、作家,彭澎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发表作品,一路见了许多真正的作家、评论家,经历文学的辉煌与式微,须臾也未曾离开文学。用他的话说:“文学终究是世道人心最为真切的温暖。”从彭澎相继出版的诗集《西南以西》以及长篇纪实散文《澜沧江边的百年家族》两部著作,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文字和干净有关,从干净的地方来,往干净的地方去。

心理与地理的净土

记者:我手上有你相继出版的两部作品,长篇散文《澜沧江边的百年家族》与诗集《西南以西》,在写作时间上似乎有承接关系。有意思的是,诗集《西南以西》贯穿着一条“时间”的界线,与“西南以西”的方位形成一方时空;而《澜沧江边的百年家族》一书中,实地走访的时间却一一隐去,只剩空间。有时分不清哪些是作者的行迹,哪些是“百年家族”的故事,有种“乱真”的感觉。“时间”在二书中一显一隐,有何考量?

彭澎:我的书就像我的孩子,出生时间不一样而已,当是至爱之作。它们之间内在的牵挂,是一条贯穿着始末的线,一条时隐时现的路,它的存在,经纬着这些文字的气象与格局。就题材言,《西南以西》是诗歌集,同期出版的,还有评论集《西黔诗话》,这都是五年前的事。《西南以西》里面说的,是我这些年走过的一些路,一些岁月,过程与痕迹,有如日记,记述着一路辗转与奔忙。天南地北走过,回到我的故土,才知道人间的太多物事,再远再大,也不过是眼前所见到的这一片天地,脚底下踏过的一小块地方。前些年走过的地方多,也就一路写着,如此做法,曾被作家黄恩鹏兄称之为旅途诗札,心下认为倒也贴切。时间和空间其实有些时候是明朗的,各在各的轨道上,更多的时候,则是交叠的,纵横的,这样的融汇展示的,不只是文字的厚度,更是岁月的仁慈。我享受着这样的美好。《澜沧江边的百年家族》与《西南以西》之迥异,更多展现的,不过是叙述或是表达方式有别,内里流动的,江河一样的情感,则是一脉相通的。《西南以西》着墨浓烈处,更多是时间节点上的岁月痕迹,对自己一路走来的线性思考。《澜沧江边的百年家族》不一样,他写到的,是这个家族的家族史、生命史、文化史,当然更是宽泛一些的,我们整个民族、整个人世间的来来去去。我的想法是,透过这样的家族,来展示整个澜沧江边、整个民族的进程与命运,就时间的指向而言,前者多显露于平面,后者则多隐藏在内心,其实只要扎入内里,看到的,都是一脉相承的生命之书,大地之书,文化之书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ygynmy.com/kejizhishi/8185.html

本文标签:文学 黔西 作家 澜沧江 写诗

下一篇:2019贵阳市第三届城市社区定向赛报名启动!四条线路,带你玩遍贵阳

上一篇:2019ITF世界女子网球巡回赛•贵阳站将于19日举办

热门排行